Press Releases

Five Chinese Workers Employed in Indonesia are Detained by Malaysia’s Immigration Department 五名在印尼工作的中国工人被马来西亚移民局关押

上周,五名河南工人(张振杰 魏朋杰 郭陪阳 田明鑫 张强)在马来西亚的边境海岸线被逮捕。进一步调查发现,他们从印尼坐船出发,打算通过马来西亚入境路线,返回他们的原籍所在地,中国。 9月初,这五名工人曾向社会发出公开求助信,叙述自己在德龙工业园区三期遭遇欺诈的经历。在园区,他们的工作情况和公司当初承诺的条件不符,无法签订正规的劳动合同,无法离开持枪看守的园区,以及被没收护照等等情况的存在,五名工人决定提前辞职。他们先被公司老板荣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勒索75000万元人民币作为回国条件,而后被老板B说服,以更低价的50000元交换其回国协助。老板B并未如约将他们送回国,工人要求退钱,老板B不同意退全额,并要求工人签免责协议书。在这封求助信公开发出后,大使馆一度介入,要求公司荣诚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把和德龙三期扣押的护照和公司B敲诈的钱财还给五工人。然而两周过去了,护照尚未被归还,工人选择铤而走险,最终酿成悲剧。 护照被扣押的情况并非仅仅发生在这五个人身上。根据中国劳工观察联系到在德龙和青山工业园劳动的一百多位工人的陈述,工人的护照普遍在初到印尼或园区时就被没收。护照是工人国外的身份证,而护照被公司扣押就意味着工人的行动将完全受制于公司。国际劳工组织将扣押护照列为强迫劳动的指标之一。 许多工人通过与项目公司合作的外包公司来到印尼,也有工人被皮包公司以项目部的名义骗过来,没有正规合同,只有口头承诺。这些中介通过欺骗性的招募行为吸引劳工来到印尼。然而许多人在来到园区工作后才意识到,等待他们的,不仅仅是承诺的落空、护照被没收,还有被迫使用非法签证工作、限制行动自由、霸王条款、超时工作、无节假日、拖欠工资、和当地外界的隔离、高额违约金、生病和受伤得不到医疗、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劳动保护和安全设备不足、无合理的申诉和维权机制,以及抗议遭恐吓和肢体暴力。这些资方行为不仅违背中国的劳动法,也触犯国际人权法。 面对新冠疫情,生活在群居环境里的工人更为脆弱,他们往往在得不到充分防疫保护的情况下继续从事生产。在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研究中,我们已经发现有有许多工人在工地和宿舍爆发新冠病毒时被感染。更为糟糕的是,面对持续涨高的回国机票和日益严苛的检测标准,许多工人回国的日程被无限期地搁置了。园区里的工人,要先在园区接受核酸和血清双检测,都合格、IgM和IgG数值低的,才有机会被安排去雅加达。在雅加达酒店里要隔离再检测,通过的才能接受最后48小时的航空公司检测。有大量工人核酸检测结果阴性,却因为抗体一直为阳性,或者数值没有低于公司的规定值,或是被困在宾馆里,或是被送回园区,无缘回国。对于一些工人,这意味着在幽闭和孤立无援的状况里陷入长期的抑郁,乃至将自杀作为出路;而对于另一些工人,这意味着在工伤后由于被限制行动自由和得不到医疗,造成了永久性残疾。 同时,资方利用国家的生命治理措施,进一步加剧了强迫劳动。当工人无法回国,无法离开园区,又需要承担伙食费和一次次不菲的检测费用,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在园区里继续工作。 中国劳工观察认为,中国政府对维护这些工人的合法权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无视这些中国工人的护照被扣押,被迫留在国外不能回家的悲惨境况是不人道和不可接受的。我们呼吁中国政府督促企业承担法律责任,把工人的护照和拖欠的工资还回,并让伤害劳动者的违法行为付出代价。 我们紧急呼吁中国政府切实保护滞留海外的中国劳工,增加从中国海外劳工主要务工国家和地区回中国的航班,提供劳工包机,为受害者及时提供医疗、心理咨询,和法律援助,并建立以强迫劳动受害者为中心的预防、保护和赔偿机制。 张强 魏朋杰 张振杰 …

Five Chinese Workers Employed in Indonesia are Detained by Malaysia’s Immigration Department 五名在印尼工作的中国工人被马来西亚移民局关押 Read More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