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Years Old Intern —

17岁职校生工厂实习坠亡

2021年6月25日上午,一名17岁学生在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跳楼坠亡。29日,一名中国大陆记者在社交媒体上透露,湖北省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的高二学生余铭在深圳工厂六楼坠亡。余铭生前是一名计算机专业的高二学生,6月10日,该校以实习为名,将他与100余名未成年人学生带往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充当廉价劳工。15天后,余铭的父母接到儿子的死讯。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事发后学校、厂房及官方联手封锁消息及施压维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禁止员工传播坠楼事件;在事发现场,在场的保安和员工被警方要求删除所有拍摄现场的照片和录像。余铭的父亲称,驻厂的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老师将几名情绪激动的学生强制遣返回湖北。目前,实习已被全面叫停。

余铭的父亲在社交媒体发文中披露,他在27日上午拿到核酸检测报告后抵达殡仪馆确认余铭的死亡。在深圳期间,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没有与他进行任何接触。事发所属管辖范围的深圳市宝安区劳动局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在与该台记者通话前,对此事一无所知。

事发后,余铭的同学及其父亲在社交媒体上控诉: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非法用工、强迫劳动,湖北省丹江口市职业技术学校已取消学籍为威胁手段,协助强迫劳动。随后,深圳市多个政府部门介入此事,并承诺会对相关方面调查追责。

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隶属于在香港上市的王氏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王氏国际在1986年在深圳宝安区开设了华高王氏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建立了第一家工厂,目前华高王氏(深圳)拥有员工2500多人,从事电子产品组装。 该公司的电子产品的客户包括戴尔电脑。王氏国际的另外两个工厂分别在中国苏州和越南海阳。

王氏国际的年度报告中写道:“我們根據國際勞工組織公約、國家法例或任何其他適用法例或準則嚴禁聘用童工。我們在任何情況下亦禁止任何形式的被迫或強制勞工,包括抵債、被迫及╱或強制服刑勞工。我們亦跟隨社會保險要求為僱員供款的最高標準。”

北青深一度报导,在厂的正式员工表示时薪为27元,余铭的同学们证实,他们的时薪为14元一小时。所有学生被安排到夜班,余铭的打卡记录显示,他通常的工作时间为晚上7点到早上7点,除了到厂的第一天,他的实习工作为搬箱子。在余铭出事前,他已经处在极度疲劳的状态,多次的请假没有被批准,班主任以取消学籍在微信群里威胁,要求余铭按时工作。在此之前,已经有一名被记旷工两次的学生被取消学籍,无法拿到毕业证。

余铭父亲提供的合同显示,签署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为深圳市兴业劳务派遣有限公司,并非实际工作所在的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合同显示的工资为2200元/月,低于学生实际工作应得工资。安排学生与派遣公司签署实习劳动合同已经违反教育部、人社部等五部委联合印发的《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这份规定中明确要求:学校不得通过中介机构或有偿代理组织安排学生实习,不得安排学生加班和夜班。

这不是第一起职校安排学生进厂“实习”后引发的事件。在2019年4月25日,同样位于湖北省的汉江科技学校的一名高三学生,曾经因意外在东莞一电子厂宿舍楼坠亡。该校将学生交给深圳市一间派遣公司后,公司在没有通知学生家长的情况下,将学生安排到东莞一电子厂从事体力劳动,工作市场同样长达12小时。最终,法院裁定校方在本案中对原告各项费用损失承担30%的责任比例,赔偿学生家属各项费用236730元。

 

高二学生工厂实习坠楼身亡(原文)

 

下文涉事公司为深圳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华高王氏隶属于在香港上市的王氏国际(集团)有限公司,王氏国际在1986年在深圳宝安区开设了华高王氏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建立了第一家工厂,目前华高王氏(深圳)拥有员工2500多人,从事电子产品组装。 该公司的电子产品的客户包括戴尔电脑。王氏国际的另外两个工厂分别在中国苏州和越南海阳。

王氏国际的年度报告中写道:“我们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公约、国家法例或任何其他适用法例或准则严禁聘用童工。我们在任何情况下亦禁止任何形式的被迫或强制劳工,包括抵债、被迫及/或强制服刑劳工。我们亦跟随社会保险要求为雇员供款的最高标准。“

我的儿子余铭,17岁,现就读于湖北十堰市丹江口第四中学(丹江口职业技术学校),是一名高二学生,计算机专业,学校集体组织2021年6月10日从湖北十堰乘坐大巴出发,于2021年6月11日凌晨到达深圳,在深圳宝安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实习。2021年6月25日上午10点28分在深圳市宝安区沙井98号工业园华高王氏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宿舍楼楼道坠亡……

 

6月25日上午11点40分我收到医院急诊科主任通知,告诉我儿子从六楼掉下来,送来时已经没有什么生命迹象,抢救无效,准备宣布死亡。当日中午12点收到宝安区万丰派出所李警官电话,通知我儿子已经宣布死亡,叮嘱我带好身份证、户口本来深圳派出所。并询问我上午和儿子电话时有无异常。我当天晚上十点赶到深圳,孩子已在殡仪馆,当晚没见到儿子。

 

6月26号上午做完核酸,然后去派出所做笔录,开完证明已经下午三点多,等核酸检测报告,去殡仪馆已经来不及了。一直到6月27日上午8点,我和孩子母亲去殡仪馆看了儿子。确定已经死亡。

 

从孩子出事到现在,工厂正常营业,厂里不允许传播坠楼事件,员工大多不知道我儿子已经死亡。事发后,警察在当场要求保安、员工删除手机里拍摄现场事故的照片、视频。驻厂老师把几个情绪激动的学生看管起来,强制遣返回家,目前等待核酸。我从湖北来深圳这几天里,厂里没有安排任何人和我沟通儿子在厂里的情况,事发经过,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作为一个父亲,我自责,愧疚没有保护好儿子。含辛茹苦养大到17岁,就这样没有了。派出所给出的结果是,排除他杀!我有异议。我没有吵、没有闹、不等于没有愤怒!作为父母亲,回想起和儿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哭过、闹过、打过、骂过,如今已经长大成人,可就在来深圳实习的第15天,坠楼了……

 

这十几天,我的儿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回想到出事当天,我和儿子的一通电话,我说班主任提醒我,你再旷工一次就开除学籍。他说上班太累了,天天夜班十几个小时,很累,中午睡着了吃不了午饭,进厂胃痛,拉长胡桂军还故意针对性他,请假后投到学校说没有请假、请求调白班说自己没权限。他实在吃不消,想不干了,我说不行,你要当兵也得有高中毕业证,先把眼睛配了,再坚持坚持。万万没想到我儿子在最需要我的时候,我没有和他站在一起,早知道这样,大不了不要高中毕业证,只要我儿子安全健康就好。

 

我在深圳的这些天里,感觉到深深的无助,儿子的同学、班长过来看望我,表达哀悼和同情,同时情绪激昂,表示要找工厂、找线长闹,要绳之以法,是他们逼死了我儿子,他们有证据,非法用工,强迫劳动。我头痛欲裂,犹豫了,但最终我制止了,因为我知道,一定要顾全大局,我知道在公司强大的法务面前,力量很小,但我相信正义只会迟到,不会缺席。我请求领导关注,帮我讨回公道。

 

一、非法用工:

深圳宝安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作为用工单位,以提供计算机专业实习机会名义,许诺高回报给学校(工价一小时26块,12块给学校,14块给学生),在明知道广东疫情肆虐的时候(2021年6月10日),将100多名未成年人(湖北十堰市丹江口第四中学两个班高二学生,大部分17岁,几个最小的来厂之前刚满16岁)骗到工厂,实际上并没有计算机专业实际课程,第一天给大家穿工作服组装电子设备,第二天后面直接安排搬箱子。用学生的话说,在学校学的是敲键盘,被骗过来实习确实搬砖,一个箱子20多斤,相当于5块砖一天要搬十几个小时,不允许请假、不允许旷工,哪怕每天夜班,也不能打瞌睡,拉长会监工,统计报告给学校,学校通报批评教育,不改者开除学籍!!!当我知道这一切,我的心都碎了,旧社会资本主义也不会如此吧?放眼全国,中国科技之城的深圳会有这种事,我想都不敢想!十几岁的孩子,从小到大不是拿笔杆子就是敲键盘,突然干这么重的苦力,十个手指全都磨破了,超强的身体劳动和高压的精神环境,对于未满18岁的孩子不属于非法用工么?

 

图片(深圳宝安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统计的高二学生上班情况)

 

我仿佛脑海里突然涌现儿子上完夜班倒床就睡的场景,一个声音高喊着

孩子,你昨晚十二个小时的夜班当中打瞌睡了,下次开除

孩子,你做事太慢,换几个岗位了,再不行开除

孩子,请假条放在桌子上,夜班时拉长我晚上睡觉没有看到,算你旷工

孩子,写份检查吧,赶快换衣服呀,今天晚上还要搬箱十几个小时呢

 

图片

 

孩子,箱子不重,也就一次5块砖而已

孩子,没事,虽然你学的是计算机,搬箱子你把它想象成计算机

孩子,对不起,你爸爸搬了一辈子砖,你还是在学校学会搬箱子吧

孩子,坚持三个月,班主任说了,坚持就有机会毕业,不坚持今天就让你业毕(?)

 

二、强迫劳动

 

  1. 每天强制工作十几个小时,不给请假
  2. 强制夜班,数次提出申请调班,领导拒绝
  3. 强迫劳动,如果不在深圳宝安华高王氏科技有限公司苦力劳动满三个月,开除高中学籍,永远不会毕业
  4. 生病必须上班,请假算旷工,夜班途中,头碰破,眼镜碰断,血流不止,工厂管理不让请假,一次胃痛请假拉长(长期夜班,中午饭睡梦里没吃,有好几次早上下班食堂打扫卫生,没饭吃,造成胃经常痛)
  5. 近视600度,搬东西中眼镜杆子撞坏了,拉长用胶布把眼镜缠好,胶带再从后面头缠绕几圈(极具侮辱性,有车间视频),要求他继续坚持上班

 

Scroll to Top